关爱胖子成长协会

一个不知名的胖子

安静点!(二)

  1. 原名“大中午不睡觉。要死啊!”

  2. 好久都忘了更了,抱歉啊(可能也没啥人记得,辜负评论某人的心,米啊内)

  3. 渣文笔,见谅,不喜就算了

  4. 前文http://heiyo-man.lofter.com/post/1ea0a88d_f85d4e9


     泼完水的本兴艺兴,心情愉悦的爬上了床。正准备进入香甜的梦乡,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从床上一个鲤鱼打挺一跃而起。“这小子今天中午这样整,难保以后活动他还要这样干,不行不行,本兔要找他们领导理论一下,睡醒就去。哈哈哈,我真是太聪明了。睡觉,睡觉。”“哦!对面铺的虎子,下午4点半记得叫我啊,我要找他们领导理论!”“呼~,呼~”“哎,劳资就知道你靠不住,算了,我应该能自己醒吧!”

    另一边的吴·湿身诱惑·世勋湿漉漉的往寝室方向走,一路上秒杀众多脸红的妹子,本人丝毫不在意,翻着小白眼,嘴角弧度向下,活生生的受气包。越想越气,好不容易爬到楼层,打开门。“哟!我知道迎新表演的玻璃鱼缸要湿身秀,你也不用这么辛苦平时练习也是湿身吧!”倚在窗边看漫画书的某熊嘲笑道。“世勋呀,不用这么辛苦的,都瘦了,哥会心疼你呀,晚上出去吃一顿好的吧!”鱼鱼大眼萌神劝慰着小白眼。“你们TM的都给老子闭嘴,劳资这是被不知道那个寝室的贱人泼了一身水就在刚才说感谢词的时候,别让我逮住他,哼哼!走了,洗澡了,吃饭的事情等会再议,朕乏了,你们都退下。”“哟哟,怎么跟哥说话的,你这个小白眼狼!”“算了,他肯定心情也不好,我们先讨论在哪儿吃行不?”502寝室低气压哟。

   下午5点,好不容易睡清醒的懵兔子起床了。“我的妈哟,都5点过了,赶不及了,虎子快点起来!”一个抱枕扔过去,正中目标头部,“我说张艺兴你这手劲会死人的你知道不?活该没女朋友,这么大手劲谁跟你牵手谁倒霉!”“你有这闲工夫瞎比比,衣服都穿好了,限你10分钟收拾好。”某兴是暴走边缘的奶兔子,谁都惹不得。

   15分钟的折腾,边兴组合可算是出门了。“哥,我们真去社团联合会投诉啊,人也没多大错,再说你都泼了水了。”兔眼一瞪,虎子乖巧闭嘴,像小白狗一样可爱。“我说你们老大在不在,我找他有点事儿!”兔子装作一脸凶相,其实特别呆萌可爱。“啊啊,艺兴学长。等一下我去看会长在吗?”花痴女捂脸逃走。

   “看,劳资这样凶吗?一会儿吓死他们会长,哼哼!”本宝就是这样实在,“哥,其实不这样和这样都差不多,都不……松,松,张艺兴你上辈子是搬砖的吧,劲儿这么大。”对着镜子一看,虎子一个暴哭,项链都勒出来了,嘤嘤嘤~太可怕了。

    “请问哪位找我?”特有的低音炮苏到骨子里了,本兴一看应该就是这位了,“我,我要投诉。你们有个啥料理社团的大中午做宣传还让让人睡觉了,管管啊!”“真是对不起呢,这件事我会让他们好好了解事情经过的,查清楚了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你看这样行吗?”“我的满意就是让中午大声说话那家伙出来跟我道歉,我就不追究了!”“这个嘛,我还需要了解一下,才能做出公正的决定啊,不麻烦的话,后天你再到这儿来一趟可以吗?”“嘿,我说傻大个,他们扰民还要个啥调查,赶紧道歉,我难得走一趟。”“那你留个电话给我好吗,我处理好了给你打电话,如果真的是他们的原因我会让他们社长亲自道歉的。”“那我就免为留一个。”“真是劳烦了。”我们鱼可有礼貌了结束谈话送走了这一尊大佛。

   “哥,哥,你不觉得这个人的声音很像广播站的你喜欢的那个啥鱼大神的声音吗?”“啊?好像是这样的,哎哟喂,我的鱼鱼大神啊,我连正脸都没好好看一下呢!”心疼我哥的反射弧,“没事儿,哥,还会有机会的,我们先解决一下吃饭问题可好?”“走着,几食堂,说,刷哥的饭卡。”

     “去哪儿吃呀,找个近点的行不,我困着呢!”“困,困,困。你昨晚偷鸡去了?一天睡那么久还困,你上辈子没睡过觉啊?”“嘿,怎么跟你哥说话的?”“就大一丢丢也好意思让我叫哥。”“嗨呀,你这个小白眼狼,让我今天为民除害吧!”打打闹闹,好不容易和灿烈汇合,迈向校门口黄焖鸡。

     “这就是你们说的吃好的!”白眼一翻。“你别瞧不起黄焖鸡,你知道它多不容易吗?我给你说……”“好,够,停。我吃”“乖!”

     “话说,你知道不,有人投诉你们社团大中午扰民。”朴灿烈幸灾乐祸说道。

      “卧草,他还敢投诉,泼我一身水我还没说他呢,他倒好先下手了。哥是谁快告诉我!”

      “没见过,不过奶白奶白的,只能是大一的小学弟想吸引注意力吧!我留了他的电话号码,到时候你们沟通一下吧。”

     “哼,他死定了!”

    “哥,撑死了。下回不去西苑了,那大妈给太多了。”“得了便宜还卖乖,多吃点长壮壮的好保护你哥。”“张艺兴,要点脸,你那劲儿不用保护好吗!”“说那么多废话,刷卡进门!”“得嘞!我找找。哎呦我去,没带卡,你不是也没带吧。”“那不是废话,不然让你刷什么卡。看来只有等着别人来开了。”

      “拿卡开门,赶紧的,你哥要歇一会儿。”熊困得眼睛都睁不开了。“你们就知道压榨最可爱的弟弟。”“呸,臭不要脸!”熊和鱼异口同声。“赶紧,你看门口还站了两个,八成没卡,刷了方便你我他。”

       “嘿,又看见你了,你也住这儿吗?”灿烈友好的打了个招呼。

       “艺兴哥,你们住这儿?”我熊看见他哥立马不困了。

       “哎哟喂,是我们钟仁呐。你哥住4楼呢你住哪儿?”

         “哥,我们在6楼,这是我的室友灿烈和世勋,世勋是大一的,灿烈和我同一级。”熊熊乖巧解释ing。

         “哥,你的鱼鱼大神。”虎子提醒道。

          “哎哟喂,我的鱼鱼啊,刚才在那儿语气不好,不要怪哥啊,哥可喜欢你的声音了,哎哟喂,长得真高真帅!”鱼被兴哥热情吓到了。

           “没事儿啊,哥。小白眼狼跟哥哥问个好。”

            “呵,问好!他不是还要我道歉吗!问啥好!”

              “是你,我……”凑近一看,这小子长得真帅,啧啧,这五官真立体,像个混血儿一样,哎哟喂,真帅,是我的菜。

               “哥,哥,别看了,回神了”虎子提想道。

               “看什么看,小白脸,一届的还这么嚣张!”小白眼一翻

                “你傻了吗,我都叫他哥,还一届的,艺兴哥大三的!”

                   “大三咋啦,劳资不伺候了,道歉做梦吧!”

                 “嘿,我说你这小子,不要凭借你那张帅脸就……虽然是挺帅的。但是懂不懂尊老,我……嘿你别走"奶兔子暴走

                  “算了,哥。来日方长,我有招。”虎子好阴险。

               “哼,走着瞧!”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