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爱胖子成长协会

一个不知名的胖子

遇见(上)

  “biubiu——”

     床上的人睡得毫无知觉,笔直的大长腿夹着被子,阳光透进来,再过一个小时,太阳越过对面高楼的顶,气温开始升高,这会儿是最好的时候,许魏洲昨晚睡之前发誓早上一定早起给自己做一顿美味的早餐,看来计划要泡汤了。

  “biubiu——”第二次闹钟响了,指针指向7点整。床上的人终于有点动静了,然而只是翻了个身。

  “唔——”许魏洲拿过地板上的手机,瞄了一眼,“啊——我靠,都都这么晚了。”紧接着赶紧爬起来,冲向洗漱间,打开水龙头,一个没留神,打开的是热水,捧了水直接就往脸上去,“你妹呀——”果不其然,白净的脸上多了一片红红的痕迹,许魏洲也管不了那没多,抽出牙刷挤了牙膏,边刷边往厨房走。叼着牙刷,往锅里倒了水,开火烧水顺便加了个蒸隔架,忙不迭又去洗漱间吐了牙膏,随便弄了一下,翘着鸡窝一样的头发冲向厨房,履行昨晚对自己的约定。

    水翻滚着,在架上放上两个紫薯和一小节玉米,盖上锅盖。打燃另一边的煤气灶,拿下煎蛋的小平底锅,倒上橄榄油,微微冒烟,打了鸡蛋平摊在锅里,调成小火,撒上胡椒,装盘。拿出碗,倒上水果燕麦片冲上牛奶,面包机通电,吐司放进去。一切都那么美好,除了时间。

  “完了,要来不及了。”囫囵地吃了鸡蛋和麦片,装上煮好的紫薯,“叮——”正好面包也搞定,抹上果酱,叼上。穿鞋出门,赶紧跑,不然就迟到了。一切准备就绪,关了门,姿势优美,正准备起跑。

    “砰——”“哎哟,我擦,谁呀!”好巧不巧,刚出门就撞人,然而有果酱的的那一片面包正中被撞人的衣服上,在黑色西装上格外惹眼。许魏洲傻眼了,这件西装看起来好像不便宜吧,对比自己的白T恤,完了,闯大祸了。“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衣服我赔你一件吧。”许魏洲说完,小心翼翼打量了一下对方,看对方没啥大的表情,暗暗松了口气。

   “行吧,你给我重新买一件。”西装男无所谓说道

    “行行,您留一个联系方式给我,到时候我给您送去。”许魏洲忙不迭的说。

     “是真的要来不及了,您还有事儿的话我们电话联系。”许魏洲特别着急说道。

   “呐,好了,你先走吧,下回小心点。”西装男递回了许魏洲的手机。

       接过手机,许魏洲一溜烟儿就不见了,楼道里还停留着急促的脚步声。这时候,黄景瑜才脱下西装挂在臂弯里,小虎牙露出来了。小子,你跑不掉了。
      好不容易赶到教室,气还没喘匀,老师就进来了,按理说选修课期末才点名,老师这才期中怎么就开始了。“许魏洲”“到”,许魏洲生无可恋坐下来,点开手机,发现刚才那个男人已经把西装的牌子发过来了,“我擦,这牌子一看就不便宜。”许魏洲赶紧发消息跟那个男人商量一下,可不可以干洗,这个男人好像看透了他的心思,直接拒绝了,义正言辞地说手工的衣服不能干洗。“好吧,谁让我我倒霉呢,下午就去给你重新买。”许魏洲愤恨地小声bb。
     “对不起先生,我们店里的衣服只接受预定,不能现场购买。”导购小姐公式化的说到。
    “那我现在预约行吗?”说着许魏洲把衣服的照片给导购小姐看。
    “对不起先生,这件衣服是今年最新款定制的,那位先生必须要亲自到场才可以预定。”
    “我可去你大爷的,有钱人事儿就是多。”许魏洲面带微笑,心里一万头羊狂奔而过。
   “麻烦你稍等一下,我联系一下他。”许魏洲赶紧给那个男人发短信,问他现在有空吗,来一趟商场。
    黄景瑜看到短信愣了一会儿,终止了会议,开车去商场了。
    “先生麻烦您脱一下衣服,我为您量尺寸。”导购小姐殷勤地凑上去。
     “不是大客户吗,尺寸不应该都有记录,还要再量明显就是想揩油。”许魏洲愤愤地想到。
     “那就这儿吧。”说完黄景瑜就脱了外套和衬衣,一副好身材显露无疑。
     “嘁,身材还挺好的,我也有四块腹肌的。”许魏洲瞄了一眼,不屑的说道。
     “喂,小子,你说什么,我可听到了。”黄景瑜转过背望向许魏洲。
     许魏洲没想到黄景瑜会突然转身,那个血脉喷张的好身材突然靠近,看的许魏洲脸上爬上一丝红晕。
    “喂,你害羞什么,都是男的。”黄景瑜不怀好意的挑了一下眉。
    “谁说我害羞了,量你的尺寸吧。”许魏洲反驳道,到转念一想,刚才的话有歧义感觉好羞耻,脸就更红了。
     黄景瑜看见了这一幕,小虎牙又重出江湖了。
     “好的,谢谢您的光临,衣服到了之后我会第一时间通知您。”
    刷了8000的定金的许魏洲哭丧着脸,感觉心都在滴血,老婆本都没压榨干了。黄景瑜在一旁心情颇好,看些身边的傻小子,忍不住笑起来了。
     “喂,你笑什么。”许魏洲很不满意。
     “这就是给你花钱买教训,让你以后走路小心点。对了,你的果酱味道挺好闻的,哪儿买的?”黄景瑜开始给许魏洲下套儿。
     “哦,谢谢您的提醒啊。我的果酱我自己熬的当然有味道好了。”许魏洲有点自豪。
     “那这样吧,这件衣服还有余款要付,你就给我做饭抵钱吧,一顿100怎么样?”
      “啊?做饭啊?你不怕被我毒死吗?”许魏洲心里小算盘打得啪啪响。“一顿100,算下来一件衣服4万5扣了定金,一天三顿,我的妈,我还得给他做4个月的饭。饶了我吧!”许魏洲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怎么样,又不要你多干活,就做个饭而已,是不是很划算,而且我我们住那么近,你可以随时过来做饭啊。”黄景瑜的小算盘也打得啪啪响,如果答应了,追人第一步就就成功了。
     “你让我考虑一下。”许魏洲也不是傻的。
    “好,想好了随时联系我。”

      隔了大概一周,黄景瑜都开始要怀疑许魏洲是不是跑路了,突然门铃响起,黄景瑜一看,乖乖的许魏洲拎着菜站在门口,赶紧开门。
       穿着浴袍的黄景瑜笑的很欠扁的说道“欢迎来我家做饭。”许魏洲面无表情进来,脱了鞋,光脚走进厨房开始忙碌。黄景瑜倚靠在厨房门口,阳光打进来,许魏洲好像更温柔了。多年以后,黄景瑜依旧记得这个画面,当他抱着许魏洲说着这个场景时,却遭到许魏洲的肘击,许魏洲白了他一眼,说“你丫,原来那么早就对我图谋不轨了!”

日常2

二、下雨和拥抱
     最近的天儿是真的热,混合着水汽,蒸的人头发晕。上周许魏洲在去出版社的路上给晒中暑了,让好心人给送医院了。
      自从热晕后,许魏洲的出版社特地给他放了假,让他待在家里写稿,许魏洲也乐得清闲,坐在客厅的落地窗前地毯上,靠着抱枕,咖啡在右手边,阳光不刺眼,一缕打在地板上落下光斑,一缕点在键盘上,许魏洲打了一个哈欠,伸一个懒腰,像足了一只慵懒的猫儿。写写停停,不知觉就到了傍晚,天气热也吃不下其他的,清粥小菜正和口味,许魏洲热了点粥,给黄景瑜也留了一碗。接近8点,黄景瑜回来了。走近落地窗,开了灯,光晕罩在许魏洲头顶,像天使。圈住专心的人,在耳朵上吻了吻,猫咪转过头回吻了嘴唇,有腌黄瓜的味道,黄景瑜加深了这个带有夏天的味道的吻。吻够了,猫儿喘着气,大大的眼睛里蕴满了水汽,黄景瑜再一次拉近两人的距离,猫咪的小爪子挡住了黄景瑜的嘴唇,黄景瑜闹着,啄吻着小猫的肉垫,猫咪害羞了,溜了。
     洗完澡,猫咪四肢舒展平躺在床上,虽然中了暑,但不耽搁许魏洲贪凉的心,空调26度正好。黄景瑜擦着头发从浴室出来,留下一串湿漉漉的脚印,跳上床,猫儿被震得蹦了蹦,白了黄景瑜一眼。好久没有睡这么早了,才9点,许魏洲心疼黄景瑜天天通告很辛苦,还要回家陪他,下巴冒出的青青胡茬有些扎人,摸了摸,看看青黑的眼圈和一两颗痘痘,黄景瑜任由猫儿的抚摸,静静地看着猫儿,两人互相看着彼此,在对方眼中发现了一个自己和那些说不清的眷恋。
   “睡吧,明天你还要早起。”猫儿摸了摸黄景瑜的耳朵。
    “我去关灯,等我一下。”黄景瑜翻身伸手关掉了灯。
     房间陷入一片黑暗,两个人拥着对方,享受着这一刻的静谧。猫儿抱着黄景瑜的手臂,脸在肩窝处蹭了蹭,黄景瑜揉了一把许魏洲的头发,还是和遇见的那一年一样的手感。睡吧,没人打扰了......
     半夜,突然开始刮大风,呜呜的声音卷着树叶唰唰的响,黄景瑜被吵醒了,发现许魏洲没有醒,打算接着睡。雨开始下了,砸在窗户上,啪啪作响,越来越大,伴随着闪电和打雷声,许魏洲有点被吵醒感觉,抱着黄景瑜的双手开始不自觉收紧,黄景瑜睁眼,一道闪电划过,天空如白昼,隔了一会儿,声响巨大的雷声,弄醒了许魏洲,许魏洲下意识使劲抓住黄景瑜的胳膊,黄景瑜抽出手臂,环住许魏洲,腿交缠在一起,慢慢地拍打着许魏洲的背,喃喃说着“没事儿了,我在呢。”许魏洲有点怕,在他怀里有些发抖,慢慢说着,“你知道吗?好多次下雨的时候你都不在,那些雷声音很大,闪电很亮,我其实不害怕,只是每次醒了,身边是空的,我有一点点难过,我多想抱抱你。”许魏洲往上凑了一点,环住黄景瑜的脖子,轻轻的吻了吻。黄景瑜有一点点难过,这么多年,许魏洲的陪伴已经深入骨血了,不能想象我不在的时候,他有多难过,傻小子只知道自己担着,没关系,有我,我会一点一点补齐这些空缺。
     “哎,你说我退圈了怎么样?”黄景瑜开着玩笑,手不停地抚摸许魏洲的背。
     “那要我养你吗?黄大爷,你吃那么多,我该养不起了。想想就觉得好玩儿,科科科科......”许魏洲笑着憧憬着。
     “哎,看来只有我养你了,你这个小坏蛋。”

      “说真的,我准备减少点工作量多陪你,不然以后雨天你没有我怎么办?”

      “科科科科,我没那么矫情,你安心工作,我也有工作,我们一起努力工作赚钱养家。”

      雨还在下,床上的两个人聊天的声音渐渐弱了那双手还环着,那双手还拍着......

日常甜段子

一、睡姿
    黄景瑜因为觉得睡床是件麻烦事儿,所以新家没有床,就弄了个床垫扔地上,回家进房必须得脱鞋。夏天热啊,所以一般就光着脚进去,光脚走路啪嗒啪嗒的,许魏洲经常抱怨黄景瑜声儿太大,吵的不能睡,大哥嘿嘿一笑,那就别睡了,我们干点正事儿吧,洲喵就轻易被拿下了。自此以后,许魏洲再没提过黄景瑜走路声儿响了。
     最近赶个通告,黄景瑜回来的挺晚的,许魏洲等得不耐烦就先睡了,反正一个人睡,占据“床”最有利地位,想怎么睡就怎么睡,开着空调,盖着棉被,人生不要太舒服。黄景瑜回来跟做贼一样,生怕吵醒了他的猫儿,从外带来的热气被房间的冷气吹散,他的猫儿就睡在正中间,微微鼾声,黄景瑜心都看化了,小心翼翼凑上去在猫儿的嘴唇上落下一个轻轻的吻,带着汗味儿的吻和熟悉的气息,猫儿动了,掀开眼皮瞅了那张距离过近的大脸,嘤咛了一声,黄景瑜一只脚已经跨上了床垫,猫儿轻轻一踹,黄景瑜没注意,瞬间滑倒在地板上,咚的一声。吓坏了玩儿心重的猫儿,黄景瑜还没来得及痛呼,猫儿就坐起来离开床垫查看某人的伤情,黄景瑜一看有机可乘,把黄影帝的演技发挥到极致,明明没大事儿,硬是感觉像断了一样,猫儿着急得手足无措,黄景瑜伸手一搂,往后一躺,不忘把左手垫在猫儿后脑勺,两人顺势就躺在地板上,猫儿懵了,黄景瑜凑上去交换了一个略带汗味儿的吻,手也不老实的开始乱摸,猫儿睡觉嫌热除了睡衣,下面只穿了条内裤,这会儿黄景瑜手已经伸进T恤了,摸着正起劲儿,还有往下移动的趋势,这时猫儿咬了一口黄景瑜的舌头,黄景瑜停下来,眨眨眼,猫儿略带羞涩的说不洗澡吗?

甜腻日常

又名:我也想要这样的男朋友

吴总裁特助×张作曲家

1.起床日常

  “宝宝,呜啾啾,太阳晒屁股啦,快点起来啦!”说着吴特助把狼爪伸向被子下面雪白的躯体,揉揉饱满多汁的“大蜜桃”,嘴巴也不闲着,慢慢向小绵羊微张的嘴唇靠近。

   “啵~”“起床啦~”“mua~”"快点要来不及了。”不用怀疑,这是夫夫“特殊起床方式”——啵啵你就起来了。

    然而,昨天被折腾的太狠的小羊,只是掀掀眼皮,转个背又睡过去了。大灰狼勋勋不干啦,这是在无视我吗??!!!大灰狼也跳上床,环住懵懵羊,用脑袋猛蹭小羊的脖颈,慢慢的蹭出事儿了。当大灰狼准备进一步的时候,我们羊转过身,瞄了一眼大灰狼,脖子后仰,优美的曲线啊,小狼想下口嘬个草莓,然而——“啊!!!好痛啊”不用惊奇,这是小羊发脾气了,用小羊角顶了大灰狼一下。

    大概半个小时过后,羊羊穿着宽大的勋勋的灰色卫衣,踩着羊毛拖鞋,揉着眼睛从卫生间出来了。我们的勋勋呢?额角红了一片,正瘪着嘴站在餐桌一旁委屈巴巴地看着懵兔子。兔兔慢慢走过来,“mua~”亲在了大灰狼红肿的地方,嘴里念念有词“巴拉巴拉,亲亲就会好”哎一古,太可爱了。我们大灰狼笑得标志性月牙眼都出来了。

   亲亲懵懵兔的嘴角“宝贝,快坐下了,吃完了我送你去工作室。下回宝宝,可以轻一点吗?我额头都红了。”

  “哼,还不是你昨天那么过分,早上还打扰我睡觉,这点算轻的了。”

    “那我怎么去公司跟同事解释啊,再说了,你额头也红了,老公很心疼的。”

    '我才不管你,什么老公,我比你大。”我们兔兔耳朵红了。

   “宝贝你确定,你比我大吗?要晚上试试谁大吗?我记得昨天晚上有人叫了我老公的呀?”勋勋大灰狼笑的一脸揶揄。

    “哎哟喂你好烦啊,快点吃,要迟到了。”小羊气急败坏地走到玄关处,准备换鞋走人了。

     “哎一古,宝贝真可爱,等等亲亲老公啊。”

2.工作日常

   吴特助是一家跨国公司的总裁特助,每天都有忙不完的事情,应酬那更是家常便饭,我们的张作曲家有一个自己的工作室,主要帮那些大明星作曲,顺带有个自己的舞蹈室,没事儿练练舞蹈。

   吴特助每天一坐在办公桌前就完全心无旁骛了,全身心投入,因为要挣钱养宝宝啊。所以,一工作起来就忘了时间,自然也就忘了饭点,不到饿得胃疼,是不会想起吃饭的。某次张作曲家接到吴特助同事电话,吴特助因为胃溃疡进医院了,可把张作曲家心疼坏了。自此,张作曲家每天中午亲自打电话督促吴特助,每天中午都看见软萌的张作曲家一脸乖巧坐在大厅等着吴特助。吴特助好幸福。

3.逛超市日常

   张作曲家这样的工作性质其实就是个自由工作者,所以什么事儿就只能将就吴特助的时间,今天恰巧吴特助公司前段时间完成了个大案子,今天可以准时下班,夫夫两人准备去逛逛超市,增加点情趣。

  “我要吃辣椒炒肉,还要黄油蜂蜜薯片,棉花糖,还有的暂时没想起来,一会可能就看见了。”

    “哎一古,宝宝,你太可爱了。但是薯片吃多了对嗓子不好,昨天晚上喊了那么久,今天我们就不买了好不好?”大灰狼笑得一脸纯良

     “不要,嗓子疼今天晚上呢就休息,薯片一定要买。”傲娇兔子一定要吃

     “那宝宝这样吧,你亲我一口,我们就买一包。”腹黑的大灰狼

   纯良的小白兔看着这人来人往的,羞红了脸,但是薯片又在招手。哎呀不管了,伸手把大灰狼拉到一个没人的货架前,一脸赴死的样子踮脚双手抱住大灰狼勋勋的脸,“啵”“可以了吧”正欲离开的兔子被大灰狼拉住了手腕,一只手环住腰,一只手托着后脖颈,把我们的懵懵兔子搂着亲了个够。分开时,兔子脸红的滴血了,大灰狼笑得眉眼弯弯。

    “宝宝这么配合,那我们就买两包吧。”

     “什么,你亲了那么久才两包,怎么也要五包。不行,你耍赖,不管,就要五包。”兔子委屈得不行,那么丢人,才两包,说得我的吻也太不值钱了吧。

      “可是宝宝我都没亲够耶,那这样吧,你让我亲个够我就买五包。”小狼一脸好商量的样子等着兔子落网。

      “我又不是傻子,亲个够我就没气了。”小羊愤愤的想。

        “那好吧,那就只有两包了。走吧去买肉吧。”

    小狼牵着小羊向肉区进发。等着结完账,开车回了家,小羊坐在沙发上才想起,亲了那么久就买了两包薯片,其余的棉花糖还有好多好吃的都没买。“呜呜呜~吴世勋你欺负人,我什么都没有买到。”小羊“伤心欲绝”地哭诉。

    “呐呐呐,宝宝,你怎么没有买到。”吴特助凑上前跟兔子交换了一个甜蜜的亲吻。“我就是你最大的‘零食’啊,你晚上想怎么吃就怎么吃。”说完大灰狼还抛了一个媚眼,转身去厨房了。

    后知后觉的软羊,反射弧上线了之后,娇羞的样子让吴先生恨不得把他藏在家里谁都不能看到。“哎哟喂,吴世勋你这个臭流氓!”

4.温馨的电影时光

    吃完饭,两人洗了碗,葛优瘫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欸,吴世勋,你说我是不是长胖了,我的腹肌都离家出走了。”

      “没关系,宝宝,我有就行了。”狼爪伸向小羊的肚子捏捏软肉,手感正好。慢慢顺着软肉向上,一点点流连在光滑的皮肤上……

        “臭流氓,拿开你的爪子。”“pia~”吴特助的狼爪被拍了,呜呜呜,艺兴宝贝你欺负我。

         “一天想些有的没的,我们今天找部电影来看吧。”小羊一咕噜爬起来,去找了。

    橘黄色的暖光灯打在小羊白色的毛衣上,灰色毛衣的狼先生靠在小羊的肩窝睡着了。小羊心疼地摸摸狼先生眼下的青黑和硬硬才冒出来还不明显的胡茬,心底一片柔软。轻轻地拉过一旁的毛毯搭在两人身上,在狼先生今早被磕红的额角留下轻柔的一吻。

5.晚安

   指针滴答划过了11点,大灰狼和小羊相拥在柔软的杯子中酣然入眠。小狼先生嘴角微微上扬,一定是梦见了吃兔兔了。

   “呜——”“夸嚓——”大风肆虐,吹得窗户乒乒乓乓作响,惊雷响起,刺眼的闪电照亮了整个卧室。

   “呜呜呜~世勋,我怕。”小羊可怜极了,蜷缩在狼先生的怀抱里,汲取着狼先生的温暖,指尖下暖暖的皮肤慢慢安抚了小羊的恐惧。

    “宝宝不怕啊,我在呢,我在呢。”狼先生温柔的拍打着小羊的背,双手更加拥紧了小羊,温柔的吻不断落下,轻轻地柔柔的驱散了恐惧。

    小羊慢慢在呜咽着,发出受伤小动物的声音,我们狼先生耐心地安慰着,眼中的柔光缱绻了时光。这一定不是气场巨强的吴特助,这只是一个爱着张艺兴的痴人。

    晚安,我的宝贝。

   

最后:“嗝,狗粮吃饱了吗?不够还有精品版的”

            臭不要脸求评论

             感谢小仙女看到最后

安静点!(二)

  1. 原名“大中午不睡觉。要死啊!”

  2. 好久都忘了更了,抱歉啊(可能也没啥人记得,辜负评论某人的心,米啊内)

  3. 渣文笔,见谅,不喜就算了

  4. 前文http://heiyo-man.lofter.com/post/1ea0a88d_f85d4e9


     泼完水的本兴艺兴,心情愉悦的爬上了床。正准备进入香甜的梦乡,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从床上一个鲤鱼打挺一跃而起。“这小子今天中午这样整,难保以后活动他还要这样干,不行不行,本兔要找他们领导理论一下,睡醒就去。哈哈哈,我真是太聪明了。睡觉,睡觉。”“哦!对面铺的虎子,下午4点半记得叫我啊,我要找他们领导理论!”“呼~,呼~”“哎,劳资就知道你靠不住,算了,我应该能自己醒吧!”

    另一边的吴·湿身诱惑·世勋湿漉漉的往寝室方向走,一路上秒杀众多脸红的妹子,本人丝毫不在意,翻着小白眼,嘴角弧度向下,活生生的受气包。越想越气,好不容易爬到楼层,打开门。“哟!我知道迎新表演的玻璃鱼缸要湿身秀,你也不用这么辛苦平时练习也是湿身吧!”倚在窗边看漫画书的某熊嘲笑道。“世勋呀,不用这么辛苦的,都瘦了,哥会心疼你呀,晚上出去吃一顿好的吧!”鱼鱼大眼萌神劝慰着小白眼。“你们TM的都给老子闭嘴,劳资这是被不知道那个寝室的贱人泼了一身水就在刚才说感谢词的时候,别让我逮住他,哼哼!走了,洗澡了,吃饭的事情等会再议,朕乏了,你们都退下。”“哟哟,怎么跟哥说话的,你这个小白眼狼!”“算了,他肯定心情也不好,我们先讨论在哪儿吃行不?”502寝室低气压哟。

   下午5点,好不容易睡清醒的懵兔子起床了。“我的妈哟,都5点过了,赶不及了,虎子快点起来!”一个抱枕扔过去,正中目标头部,“我说张艺兴你这手劲会死人的你知道不?活该没女朋友,这么大手劲谁跟你牵手谁倒霉!”“你有这闲工夫瞎比比,衣服都穿好了,限你10分钟收拾好。”某兴是暴走边缘的奶兔子,谁都惹不得。

   15分钟的折腾,边兴组合可算是出门了。“哥,我们真去社团联合会投诉啊,人也没多大错,再说你都泼了水了。”兔眼一瞪,虎子乖巧闭嘴,像小白狗一样可爱。“我说你们老大在不在,我找他有点事儿!”兔子装作一脸凶相,其实特别呆萌可爱。“啊啊,艺兴学长。等一下我去看会长在吗?”花痴女捂脸逃走。

   “看,劳资这样凶吗?一会儿吓死他们会长,哼哼!”本宝就是这样实在,“哥,其实不这样和这样都差不多,都不……松,松,张艺兴你上辈子是搬砖的吧,劲儿这么大。”对着镜子一看,虎子一个暴哭,项链都勒出来了,嘤嘤嘤~太可怕了。

    “请问哪位找我?”特有的低音炮苏到骨子里了,本兴一看应该就是这位了,“我,我要投诉。你们有个啥料理社团的大中午做宣传还让让人睡觉了,管管啊!”“真是对不起呢,这件事我会让他们好好了解事情经过的,查清楚了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你看这样行吗?”“我的满意就是让中午大声说话那家伙出来跟我道歉,我就不追究了!”“这个嘛,我还需要了解一下,才能做出公正的决定啊,不麻烦的话,后天你再到这儿来一趟可以吗?”“嘿,我说傻大个,他们扰民还要个啥调查,赶紧道歉,我难得走一趟。”“那你留个电话给我好吗,我处理好了给你打电话,如果真的是他们的原因我会让他们社长亲自道歉的。”“那我就免为留一个。”“真是劳烦了。”我们鱼可有礼貌了结束谈话送走了这一尊大佛。

   “哥,哥,你不觉得这个人的声音很像广播站的你喜欢的那个啥鱼大神的声音吗?”“啊?好像是这样的,哎哟喂,我的鱼鱼大神啊,我连正脸都没好好看一下呢!”心疼我哥的反射弧,“没事儿,哥,还会有机会的,我们先解决一下吃饭问题可好?”“走着,几食堂,说,刷哥的饭卡。”

     “去哪儿吃呀,找个近点的行不,我困着呢!”“困,困,困。你昨晚偷鸡去了?一天睡那么久还困,你上辈子没睡过觉啊?”“嘿,怎么跟你哥说话的?”“就大一丢丢也好意思让我叫哥。”“嗨呀,你这个小白眼狼,让我今天为民除害吧!”打打闹闹,好不容易和灿烈汇合,迈向校门口黄焖鸡。

     “这就是你们说的吃好的!”白眼一翻。“你别瞧不起黄焖鸡,你知道它多不容易吗?我给你说……”“好,够,停。我吃”“乖!”

     “话说,你知道不,有人投诉你们社团大中午扰民。”朴灿烈幸灾乐祸说道。

      “卧草,他还敢投诉,泼我一身水我还没说他呢,他倒好先下手了。哥是谁快告诉我!”

      “没见过,不过奶白奶白的,只能是大一的小学弟想吸引注意力吧!我留了他的电话号码,到时候你们沟通一下吧。”

     “哼,他死定了!”

    “哥,撑死了。下回不去西苑了,那大妈给太多了。”“得了便宜还卖乖,多吃点长壮壮的好保护你哥。”“张艺兴,要点脸,你那劲儿不用保护好吗!”“说那么多废话,刷卡进门!”“得嘞!我找找。哎呦我去,没带卡,你不是也没带吧。”“那不是废话,不然让你刷什么卡。看来只有等着别人来开了。”

      “拿卡开门,赶紧的,你哥要歇一会儿。”熊困得眼睛都睁不开了。“你们就知道压榨最可爱的弟弟。”“呸,臭不要脸!”熊和鱼异口同声。“赶紧,你看门口还站了两个,八成没卡,刷了方便你我他。”

       “嘿,又看见你了,你也住这儿吗?”灿烈友好的打了个招呼。

       “艺兴哥,你们住这儿?”我熊看见他哥立马不困了。

       “哎哟喂,是我们钟仁呐。你哥住4楼呢你住哪儿?”

         “哥,我们在6楼,这是我的室友灿烈和世勋,世勋是大一的,灿烈和我同一级。”熊熊乖巧解释ing。

         “哥,你的鱼鱼大神。”虎子提醒道。

          “哎哟喂,我的鱼鱼啊,刚才在那儿语气不好,不要怪哥啊,哥可喜欢你的声音了,哎哟喂,长得真高真帅!”鱼被兴哥热情吓到了。

           “没事儿啊,哥。小白眼狼跟哥哥问个好。”

            “呵,问好!他不是还要我道歉吗!问啥好!”

              “是你,我……”凑近一看,这小子长得真帅,啧啧,这五官真立体,像个混血儿一样,哎哟喂,真帅,是我的菜。

               “哥,哥,别看了,回神了”虎子提想道。

               “看什么看,小白脸,一届的还这么嚣张!”小白眼一翻

                “你傻了吗,我都叫他哥,还一届的,艺兴哥大三的!”

                   “大三咋啦,劳资不伺候了,道歉做梦吧!”

                 “嘿,我说你这小子,不要凭借你那张帅脸就……虽然是挺帅的。但是懂不懂尊老,我……嘿你别走"奶兔子暴走

                  “算了,哥。来日方长,我有招。”虎子好阴险。

               “哼,走着瞧!”

我们专业书居然有这个!!!!!
期待电影

大中午的不睡觉。要死啊!(一)

吴世勋 活动策划者
张艺兴 中午被吵的睡不着的学长
张艺兴投诉后两人相识
学弟和学长的美好小故事
   打开手机,刷刷微博,看看鱼鱼大神。今天星期六就是该在床上挺尸的日子,恰巧今天蓝色大风预警,这小风吹着,小觉睡着,夫复何求啊!大三没啥课,完美的一天中最重要的午休就要开始了,本兔一定要一觉睡到自然醒,哈哈哈!!!
  “我们今天的料理活动马上就要结束了,请工作人员收拾好手边的工作到空旷的广场来合影,谢谢合作!”校园广播突然传出的奶奶的声音,“好好好听,想见真人!”某兔心里活动。
  “哥,这哥们儿声音好嫩好奶呀!”边虎子从对床探出脑袋喊我。
  “哎,mmp。再好听,有我鱼鱼的低音炮好听嘛!没有。再见!劳资要睡了,你赶紧闭嘴。”
  广播一再循环刚才的通知,本来挺好听的声音,听多了,尤其是在某人要睡觉的时候,那感觉特别辣耳朵。
  5分钟,10分钟……25分钟以后,本以为就此安静,结果停顿了15秒,“感谢大家今天的支持,下次我会把工作努力做到更好!”
  “嘭——”“哗啦——”没听错,“嘭”是劳资蹦起来了,“哗啦——”是倒水的声音。让你小子知道,劳资作为噪音最接近的寝室,以巨大优势让你的工作立刻马上停止。哈哈哈!
  “我的天!哥啊,你还真泼了水,啧啧,你来看看那画面真的惨不忍睹!”边虎子伸长了脖子往下瞅,真想把他推下去看个够!
  “不看,让他们知道扰民的后果”兔子不发威当我是病着的霸王龙啊!
  “真的。扎心了,老铁。你看那个最惨的,浑身湿透了,可惨了。不过那小子把头发捋上去了还真帅啊,剑眉星目的。”
  “哟哟哟,感情您不近视了啊,4楼都那么清楚,那上次跟劳资装什么瞎呢!”
  “哥哥哥,睡了哈,我啥都没看见”边虎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滚上了床,熟悉的鼾声传来——
  让你们打扰劳资午休,活该!睡觉!
  而楼下被泼了一声水的料理社团的小哥,一脸懵逼。其他人赶紧冲上去,递毛巾的,帮擦脸的,整理淋湿的东西的……我去,人怎么还越来越多了别看了哈,不就淋湿了嘛!想免费洗澡的,下回请早啊。
  过了好一阵,吴世勋终于反映过来了,摸了把脸,特帅的说了一句“mmp,来日方长,你等着!泼水狗!”
自此两人算是结下了梁子,以后真的没“好日子”过了!

    求评论

下雨小记

“昨天天儿还好好的,今天怎么说下雨就下雨了呢?”

“咦兴,这把黑伞应该够我们两个一起撑呀”月牙眼小孩儿把一把朴素的黑伞举在我的头顶,傻瓜这样你会淋湿的。
“世勋呀,把伞往你那边打一点呀,淋湿了的话会感冒的呀!”
“没关系咦兴,我没有淋湿,你靠着我点,你穿的少,雨丝飘进毛衣会冷的”傻瓜咦兴,我怎么舍得你淋雨呢。
  “到了,到了,图书馆终于到了,把伞收了吧世勋。”
  “咦兴你到里面等我,里面开了空调的,不冷,我收了伞就进去。”
  “呀!吴世勋,这么大的伞你也会淋湿,不是说了让你往你那边打一点嘛!!”
  “咦兴,我只是不想你生病呀,我没关系的,我身体很好的!”
  啊...嚏  
   “吴世勋我说什么来着,把外套脱了,去空调出风口站着,等着我,我去找管理员拿点感冒药!”
  “咦兴,对不起,以后不会了!我保证!”
   切,得了便宜还卖乖。吴世勋你知不知道我心疼你
   张艺兴你真可爱,你知不知道你生气的时候我想亲吻你呀!
   
   拿着药相视一笑的恋爱傻瓜啊